《白鹿原》:冷静地描述现实世界
文章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6-21 14:06:39 浏览次数:

2017年06月05日 15:57 | 作者:欧阳 | 来源:工人日报

分享到: 

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白鹿原》,叫好的人多,可据统计称收视率却在走低——这近乎“老调重弹”:“好”的影视作品往往敌不过媚俗的市井之作。倘若确然如此,我以为未必不是好事。

较之原著,电视剧确有意蕴不足的色彩,但我要说,不应苛求。考虑到电视受众饱受神剧或宫廷、玄幻闹剧洗刷,剧集故事“市场化”地向更广众的群体倾斜是可以理解的。

 

观众在一览黄土高原的广袤、感受秦腔的粗犷和豪迈之余,我们不妨先一起来判读作品。

50余万字的小说,到剪辑成不大成型的电影,再到当下正在出镜的电视剧,《白鹿原》都历经波折。就原著而言,誉者不吝赞誉之词,或比肩《红楼梦》仍觉意犹未尽,而贬损的另一端则视其为杂碎堆砌。

名著如斯,改编就是苦差事——无论是在电影还是在电视剧领域。面对宏大的建筑,电影仅仅取景某个窗口,以残片斩获失望自是无话可说。好在时序延展和空间构造更丰富的电视剧优势明显,以原著立场,虽“忠实”有所欠缺,但仍不失为传神佳作。

首先,想法和现实的二元对立或者说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本来是荒诞的世事再现,虽然戏剧弱化了这种矛盾,但它更“故事”化,改编更适合当下的情节演绎预期,看起来不失连贯性,衔接顺畅有序,这不能不说是好的选择,至少对受众群体来说是如此,毕竟,我们不能想象每个观众都是深刻的思想家。

其次,以作者冷漠得近于残酷的视野,大众化的连续剧不适于等同的灰暗。加之当下的环境和导演的取舍,以及权威自认为观者们辨识能力有限的错误判断等,都必然会给最终作品的建构带来影响,故而原著党们必须放弃抱怨:无论改编是否符合自己或原著的取向。

由之,我以为改编是很成功的。

当然,我说的不是表演,剧中除了何冰,其他的表演者显然没有全面把握剧情中人,威严霸气的角色少了原野的粗陋,而卑微人物难以展示时代和环境下的狡猾和猥亵,时代变迁嘛,城里人嘛,宽宥是必须的。西安的战火镜头显然是累赘,明摆着是舞台狭隘的想象,还不如舍弃,而鹿子霖被单向地放大了,大时代转折点的代表人物白嘉轩也优化得有些单薄……

尽管如此,就已经播出的剧情而言,仍然是“瑕”不掩瑜。那些历史的生活是不是荒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在讲述仍旧可以辨识的历史事件,历史事件中的人物仍然得到了鲜活的呈现,这尤为可贵,特别是处在现今的语境中。

都是八百里秦川的“土老帽”,我喜欢将《白鹿原》拿来和《平凡的世界》比对,一个冷静地描述着现实世界,另一个虚幻地构筑着乌托邦景象,您会喜欢哪一个呢?

后续的影像故事正在逐步显现出来,就电视剧《白鹿原》已经表达出来的内容而言,固然可以用好坏来评说,但更应该用真实与否来做价值判断,收视率高低的评价是苍白的,关于“白鹿原”,阐释的实质上是一个能否直面的故事。

剧中有一句对白嘉轩的评价:他不会做损公肥私的事,但你永远搞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这大概才是真实的人吧,我们能够看到一个侧影,但永远看不透无边无际的心智世界。个体如此,“白鹿原”上也是如此。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历史虚无主义是怎样虚无革命榜样的?

分享到:

湖南有色郴州氟化学有限公司 地址: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桥口镇 电话:+86-735-2641910(综合部) +86-735-2641915(市场部)企业邮箱登录

湘ICP备09014424号